已经一脸的胆小懦弱之色
2019-08-19 13:09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若是他在事情开始前便将林家夫妻给救了,便不是再没有后来的一堆破事儿,也不至于会让百合真正落到被砍头的结局?说到底,虽说百合有错,可济世冷眼看着事情发生,只救助在他看来为善之人,其实他自己便已经落了俗套,根本再不配济世救人这个称号!“大师眼力过人,明人面前也不说暗话,大师过来是不是有什么要事?”百合心中十分不耐烦跟这个和尚多说,便眉头皱着直接开门见山的将事情问了出来。济世表情一顿,才接着笑道:“女施主好像对贫僧十分不喜,不知贫僧可是有何得罪之处?”“得罪倒是不敢说,只是妾身一向不信佛道,所以若有怪罪之处,大师包涵。”百合也没有客气,见济世被自己说得眉头皱了起来,这才嘴角边露出笑意来。“阿弥陀佛,既然如此,贫僧也是有话直说。女施主家中妖气冲天,显然有人修习妖法,贫僧一个月前曾来过此处……”出乎百合意料之外的,济世说的却并非她想像中的有关林巧荨的事儿,反倒说起了这具身体的公公来,她对于宋俊佑的父亲练不练习什么妖法并不在意,毕竟与自己无关,再说她又是生了宋家唯一的子嗣,她的公公就是再要为祸世人,也绝对不可能会对自己唯一的孙子与儿媳下手,最多别人倒霉,死道友不死贫道,她跟儿子只要不做错什么事情,反正济世就算最后将宋俊佑的爹干掉,这些道貌岸然的和尚也绝不可能再为难她。无论如何她都是安全的,自己又不会什么法术,所以什么正邪不两立的事儿百合并不想去管,因此听到济世这话便没有出声。“女施主,事关社稷苍生,女施主应该大义……”济世眉头皱了皱,正要开口说服百合,百合却不耐烦听他说这些道理,打断了他的话:“大师若没有其他的事儿,便请回吧,妾身自认为行得正坐得端,半夜敲门心不惊,什么妖什么魔的,若是注定我命中该当有此一劫,也不过是我的定数罢了!”开口要赶人走了,济世嘴唇动了动,这才笑了起来:“女施主就没想过要积德福报,以求来世……”听到这话,百合便忍不住笑:“大师看看我可是有来世之人?”她不过是来做个任务的,既不怕前世因果,也不怕后世有报应,原主百合更不用说,已经被害得身首异处,还有什么恶报比那样的结果更糟?济世听她这样一说,果真觉得有些不对劲儿,手指一掐,脸色就变了:“怎么会这样?”“大师若是无事,便请回,什么妖魔鬼怪,我全都不怕,报应也不怕,大师也别跟我说什么积下福报之类的话,大师既手段通天,便应该能算出一切。”百合说到这儿,越发不想再理睬这个济世,刚要开口召人送客,济世终于没能忍住,忙开口道:“既如此,我想问施主,林巧荨林姑娘一家如今是否在府上?”他终于不再多说废话而问到正题,百合笑了笑,反倒不赶他走了:“确实正在府中,大师来意莫非就是为了林氏一家?”济世表情有些狼狈的点了点头,再也不见之前的冷静自持:“桃红姑娘曾托我想将林姑娘一家接出来,女施主能不能行个方便?”“不行。”百合微笑着将济世拒绝了,见他有些呆愣,又接着道:“林氏肚子中怀了我夫君的骨肉,这是宋家的血脉,我不能容她带着离开,大师慈悲为怀我心头清楚,非常完美,可大师也该知道,天底下就没有任由林氏带着我宋家的骨血流落在外的道理,我这样做并无不妥,便是告上官府我也不怕。我只是想要林氏安心养胎,等到十月瓜熟蒂落,她是愿走愿留,我都随得她,不过若是她不想当妾,想要我来给她倒腾出位置,却得看她有没有这个本事了。”一席话说得济世哑口无言了,百合才让人将忧心忡忡的济世给请了出去。不过事情却没有这样快结束,还是如同剧情中一般的,桃红依旧去找了个机会告御状,不过这一世与剧情中不同的,是百合没有害死林老爷夫妇,济世和尚在百合没有错的情况下,自然没有再像剧情中那样的帮助桃红,也因为如此,桃红的告御状不止没有再博得一个忠义的美名,反倒在百合并没有过错的情况下,她使得林巧荨出尽了丑名。林巧荨未婚先孕,她没有再受百合的迫害,父母也没有双亡,更是因为她后来不想要做妾提早想要嫁百云的原因,所以撒了她肚中孩子是百云的谎,让百家父母对她也十分不谅解,桃红费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告到御状,最后皇帝却发现林巧荨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,更何况百合要将林巧荨肚子中的孩子留在宋家也是合理之极,桃红的行为众人看来都是无理取闹,因此桃红并没有得到剧情中忠义丫环的名头,反倒挨了一顿好打,又被赶出了公堂。虽说林巧荨不想为妾,可如今她的名声已经毁了,她未婚先孕,在整个帝都众人都传遍了,尤其是经过桃红的告御状,更是人尽皆知。林父最好脸面,女儿丢了这样大的人,他险些没被气死,因此林母就算再是心疼女儿,可林父却根本不准林巧荨再回到林家,他作主将女儿卖给了宋家,亲自签了一纸卖女契约交到了百合手上,林巧荨最后还是被抬进了宋家为妾。她当了妾之后,成天并不甘心,哭哭啼啼的。一开始宋俊佑对于她这种柔弱的模样还是十分喜欢,可时间久了,宋俊佑自己本来就是大少爷,成天被人捧在手掌心上的,他偶尔哄下林巧荨尝尝鲜那叫情趣,时间久了宋俊佑便有些忍不住了,看到林巧荨这副哭闹的模样便十分心烦,渐渐的冷落了她。林巧荨一被宋俊佑冷待,自然便对于自己心目中的爱情死了心,而百云因为没有得到林巧荨,得不到的东西一向就是最好的,他借着自己是百合弟弟的关系,偷偷跟林巧荨勾上了,被人捉拿到时,百云还以为自己是百合最疼爱的弟弟,本以为自己会没事儿的,但百合想到剧情中原主落得的下场,让人将百云打了一顿,将他赶了出去。百家对于这个儿子也死了心,替他娶了一房媳妇,强迫他生下了儿子,百家有了继承人,对于百云便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管了。而林巧荨十月怀胎之后生下了一个儿子,可惜因为她名声太过响亮,因此连累了自己这个儿子一生下来便受人歧视,等到这个孩子长大之后在知道林巧荨嫁进宋家的因缘时,对于这个母亲也十分的不耻,与她关系十分的冷淡。从林父林母的死开始,百合只是没有像原主一样对林巧荨出手而已,她便将事情改了个完全不同的结局。宋俊佑的父亲到底最后没能成事,不过他虽丢了官职,可因为他修练妖法最后只与济世斗法的缘故,还没来得及争权夺利,因此宋家还是过了一世富家翁的日子。百合将儿子抚养长大,宋俊佑在父亲斗法失败之后,没有了以前太师嫡公子的光环,没有以前的地位,可是寻花问柳的本性却没改,才四十来岁便一命呜呼,林巧荨与百云曾私奔过,只是没走多远却被逮了回来,百合在宋俊佑死后将她送回了林家,只听说林父为了名声,将她送到了一个尼姑庵中,林母也因为这个女儿抬不起头来,最后早早的便死了。桃红也没得到多好的结局,在林父要将林巧荨送进尼姑庵中时,她跟林父据理力争,险些为了小姐的幸福,和林父打了起来,最后林父一怒之下将她卖给了别人做妾,百合后来特意打听过她的下落,听说她日子过得极惨,一开始因为桀骜不驯,被正房收拾得很惨,没过几年再看到她时,已经一脸的胆小懦弱之色,如同换了一个人般,再也不见当初为了林巧荨出头时的鲁莽与冲动。听说她委身的那个富商几个小妾撺掇着她和正室做对,和正室起了冲突,被正室灌了伤了身体的药,又被打过板子,废了武功,吃了不少的苦头,如今的她再也没有剧情中后来的风光,也没有和林巧荨主仆二人成就一对佳话,她到底只是成了一个再没用的废人而已,还是抬不起头来丢尽脸面的那种。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!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mdbsh.cn天下彩水果奶奶免费资料大全,天下彩天彩空彩票论坛小果奶奶,天下彩水果奶奶版权所有